游艇码头
 
金色的波罗的海湾
 
                    ----芬兰游艇象汽车一样普及

    波罗的海依斯堪的纳维亚半岛,自北纬54度向东北方向延伸1600多公里,与芬兰湾、波的尼亚湾、里加湾相接,平均宽度190公里,面积42万平方公里。周边有波兰、德国、丹麦、瑞典、芬兰、立陶宛、拉托维亚、爱沙尼亚、俄罗斯等国环绕,穿丹麦与北海相接,直通大西洋。欧洲各国对波罗的海的称谓因地理位置不同而有所区别,西欧各国称其为东海,东欧有的国家如爱沙尼亚则称之为西海。波罗的海平均深度86米,既浅且淡,几无风浪,每年有一段时间并不很长的结冰期。
  下午5点,我们搭乘的“诗丽雅——小夜曲”号游轮缓缓离开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驶向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站在游轮第12层的甲板上,迎面远眺,波罗的海像一个美丽、安稳的少女在静静地等待着我们,把我们有些狂躁的心一下缚住。我们突然深沉下来,像一个听话的孩子,坐在甲板上沐浴着有些散淡的阳光,享受波罗的海海风的轻轻拍打。
  在环波罗的海各国畅游,游船是最好的代步工具。我们从德国的第二大城市汉堡乘火车去丹麦的哥本哈根,途中火车载着我们坐了40多分钟的轮船。从丹麦的赫尔辛格到瑞典的赫尔辛堡,汽车又载着我们坐了半小时的轮船。船上吃、喝、用品俱全,干净舒适,沿途风光一览无余。在一体化欧洲的影响下,西欧、北欧各国的界线已经不是十分明确,有的就是在国界线两侧各挂一面国旗,有的干脆什么标志都没有。瑞典与挪威的南部国界就是一条并不宽阔的河,以桥的中心为界,过河了司机才说这是瑞挪分界。所以你会经常看到一个港口挂着几个国家的国旗,出了海你愿意到哪里都可以,在这里一块儿说再见。
  波罗的海岛屿林立,不完全统计有3万多个大小岛屿,最大的是哥得兰岛,其次是萨列马岛、希乌马岛以及奥兰群岛等。游轮行于其中,左躲右闪,周旋在岛屿之间。往返于斯德哥尔摩和赫尔辛基之间,有维京和诗丽雅两条航线。诗丽雅航线的两艘交替对开的游轮,名叫“交响乐”号和“小夜曲”号,听这名字就够醉人的。它们均是重达6吨的庞然大物,高12层,可同时搭乘近3000人,是世界上正在运营的最大豪华游轮。船内餐厅、酒吧、游泳池、芬兰浴、免税店、小型赌场、超市等服务设施一应俱全,宛若一座漂浮在海上的豪华饭店。每一层都有非常大的开放空间,宽敞开阔的感觉使你无法相信自己置身于游轮之中,与波罗的海浑然一体,令人眼界无限,心情舒朗。豪华游轮在宁静的海面上平稳前行的姿态,流露着一种无法形容的优雅。
  小巧别致的岛屿,极端美丽,似乎于海面突然崛起,干净利索。峭拔的岩石布在水边,颜色各异的房屋掩于林里,白桦树散发着诱人的金黄色,犹如北欧人那头飘逸、抒情的金色发质。云杉则加以青青的点缀,诱发着人们对未来的向往。平静的海面时有游船、轮渡划水而过,和谐透着明亮的自然。一个岛,就是一幅饱满的油画,就是一位经年不衰的年轻女子,而且,每一个岛还会有一段说不尽的浪漫故事。禁不住羡慕岛的主人,常年住在这里或者周末节假日小住些时日,那是什么滋味啊!想象,是天天睡觉呢,还是日日精神焕发地守着她,享受她的魅力,吮吸她的丰韵?岛属个人所有,在很久以前,他们的祖宗花了不多的钱将其买下,一代一代传给自己的后人,或者岛主旁落,移位他人。岛和陆地之间有小型轮渡相连,其实,他们用不着乘坐轮渡,在波罗的海沿岸各国,尤其北欧的瑞典、挪威、丹麦、芬兰,游艇和帆船像汽车一样的普及。走在公路上,我们会经常看到小汽车拖着游艇或帆船,这是他们或者要出海,或者刚刚出海归来。每家别墅前也是有车库,还有游艇或帆船的库房。闲暇时,不想在陆上玩了,就开车拖着游艇或帆船到自家的岛上过两天,钓鱼,游泳,野炊,晒太阳,看书,听音乐。夜晚,望天空,看月亮,数星星。天气好的时候,驾着游艇或帆船出海,寻找海的女儿……
  波罗的海海岸线曲折,支流颇多,形成很多幽深的峡湾。虽不及挪威西海岸的峡湾,没有垂直的水面、悬崖峭壁和流水飞瀑,但也是层林叠翠,斑斓多姿。波罗的海水面平静,没有一丝的波纹,如明镜般倒映出岸边的树木和岩石,呈现出难以形容的绝美风景。游轮行进中,稳如泰山,确如诗丽雅航线上的“小夜曲”和“交响乐”,若十几层楼高的庞然大物,在船顶甲板走来也是如履平地。船顶的游泳池,水平像波罗的海面,如镜照人。
  2006年的4月26日,波罗的海有点凉,非常柔和的海风吹过来,虽不刺骨,但裸露着的脸还是不能承受如此之吹。由于受北大西洋暖流的影响,北欧的天气虽凉,但不冷,据说,即使是严寒的冬季,一件羽绒运动服即可应付。大致的气候分段为:4月份春季到来,复活节结束后,树木返青,花朵开始绽放。白昼慢慢变长,6至8月份为夏季,湿度相对下降,气候宜人,是一年当中最为清爽舒适的季节。9月中旬以后,树木渐渐染成金黄色,迎来金黄的收获的秋天。10月下旬之后就进入长达5个月的冬天。所以,北欧人特别喜欢春夏季。因为这个季节日照充盈,无论是城市的大街上、公园里,还是游轮的甲板上,都有懒洋洋坐在那里晒太阳的人。一杯啤酒拿在手,坐下来就是半天,似乎全身都被太阳晒酥了。我们也学着坐在甲板上,沐浴海风、享受阳光。但总感觉这样会辜负波罗的海大好的风光,甚至认为晒太阳是荒废人生,对不住前后左右、上上下下的那些人和事。
  夕阳西下,金色的波罗的海拖着红霞,送太阳远去。游轮上丰盛的自助晚餐也开始了,同时有两千多人用餐,那场面是多么的壮观。还有,那美食呢……波罗的海水浅且凉,海产品的种类不及其他海域,但还是有相当数量的海鲜可餐,我们吃过的就有三文鱼、鳕鱼、鲑鱼、北极虾,还有各种贝类。寒冷水域里养出来的鱼类,鱼体一般都大,骨刺集中而且很硬,鱼肉结实,以切片生食为主,口味绝佳。当然,这里的酒也是美的,北欧人最喜欢喝啤酒。丹麦是世界上可与德国相比的啤酒大国,人口500万的国家却拥有每天1000万瓶的啤酒生产量,而其中的一半都会被本国人消费掉。丹麦啤酒代表品牌是嘉士伯和图堡。因为气候的原因,北欧人还喜欢喝伏特加,用大麦和冰川水酿造的伏特加——芬兰迪亚,醇香味浓,很有中国茅台的意思。
  晚餐,我们很快进入早已习惯的角色。三文鱼、鳕鱼、贝,摆了一桌子,啤酒、红酒、饮料,免费无限制供应,那就敞开喝。吃得幸福,喝得尽意,乘兴而来,满意而去。离开餐厅时,环顾其中,就我们几个人了。此时,船外没了亮色,波罗的海美景蒙上一层薄薄轻纱,闭上美丽的眼睛,睡了。船上依然热闹,小型赌场刚刚开张,酒吧、夜总会开门纳客,我们却累了。在高度兴奋之中过了一天,需要休息,积蓄能量,准备明天早晨看波罗的海日出。可是,航行中的游轮太利于睡眠,一觉醒来,红嫩的太阳已悬半空。波罗的海也变了模样,俊俏的岛子被有些动荡的海浪吞没,两岸尽是俄罗斯风格的建筑,这一切在告诉我们,芬兰到了,赫尔辛基到了,14个小时的海上旅行结束。芬兰最伟大的音乐家西贝柳斯先生,在他的祖国等待着我们的到来。
 
 
主办:上海邮轮游船游艇业行业协会 运营:上海中临技术转移有限公司
沪ICP备0701105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