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详细

毕加索、安迪·沃霍——和珠宝一样的奢侈品?

发布时间:2007-10-25 12:45:00  信息来源:东方早报

  要走进首届上海国际艺术精品展的现场,必须穿过一大群纠缠不休的黄牛票贩,他们把展览的请柬炒到了200元以上,有些交易甚至就在展厅门口的保安面前进行。炒房、炒股、炒票、炒艺术,在中国,似乎没什么是不能炒的。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景象,场外是价格不菲的入场请柬,场内是价值达百亿元人民币的艺术品、奢侈品和古董——从某一角度而言,这是一场财富的盛宴。这个展览的属性与其说是依托于火热艺术市场的一次艺术精品展,不如说是中国成为全球最重要奢侈品市场的一个验证。

  零距离欣赏世界名画

  从艺术的角度上看待这个艺术精品展,当然是令人兴奋的。就像一次探索的旅程,在展厅中缓步行走,冷不丁就遇见了毕加索——当然是他的作品《开满鲜花的乡村》、《女人头像》;雷诺阿著名的油画《戴花冠的少女》,他的其他作品前不久也曾在上海城市规划馆展览过。当然,还有安迪·沃霍那两张丝网印刷的著名波普作品《玛丽莲·梦露》。在展览现场,还有大量17、18世纪的欧洲风景画、人物画,那些纤毫毕现的古典主义和早期的印象派油画令人唏嘘,动人的情绪仿佛从早已逝去的艺术家们最细微的笔触中渗透出来。

  那些艺术史上声名显赫的作品,分布在一个个画廊的展位中,没有特别地和其他作品区隔开来,有些作品旁边甚至没有中文的标注铭牌,就看观众自己能否从那么多的艺术作品中将它们辨认出来。而且,这些作品前甚至没有防护栏,没有玻璃罩,也没有彬彬有礼却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保安人员。你尽可以用最贴近的方式观赏它们,看画中的情感和思绪,看年深日久变得斑驳皴裂的油画颜料依然鲜艳。

  一个奢侈品的市场

  即便中国的艺术活动已经越来越多,观众还是很少有机会能这样集中地欣赏到世界名画。但是,我们依然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看待这次的上海国际艺术精品展。

  在毕加索、安迪·沃霍的作品所在的展厅中,不远处就是光彩夺目的珠宝。3.90克拉、标价800万美元的天然蓝钻戒指在防爆玻璃展柜中熠熠生辉,这种VIVID(最蓝)级别的天然蓝钻,全世界只有5颗。大量古董、珠宝让展厅的灯光黯然失色。它们和艺术品共处一室的意义在于,穿透了艺术品的艺术外衣而点出了它们的商品属性。事实上,艺术品终究是商品,是跟珠宝一样的昂贵奢侈品。这让人疑心,艺术家能否成为艺术史上重要人物的直接意义,只在于他的作品在艺术市场还是奢侈品市场上出售。

  毕加索的《开满鲜花的乡村》标价400万欧元、《女人头像》标价250万欧元,雷诺阿的名画《带花冠的少女》标价280万欧元、《坐着睡觉的浴女》标价600万欧元……和它们相匹配,展览组织者不仅花费数百万元将上海展览中心两个楼层的展厅改建成了其前身哈同花园的模样,画廊也给这些作品购买了巨额的保险。即便如此,从展厅入口处开始就门禁森严,现场保安的密度惊人。

  因此,这个展览的属性与其说是依托于火热艺术市场的一次艺术精品展,不如说是中国成为全球最重要奢侈品市场的一个验证。在走进展厅之前记者还曾隐约担心,艺博会国际当代艺术展刚刚结束,国际艺术精品展会否遭遇冷场,现在则完全释然。它们面向的实际上并非同一个市场、同一类人群。

原文时间:

原文地址:07-10-25/12450083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