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详细

私人飞机试水“专卖” 商家对买卖信息守口如瓶

发布时间:2007-10-25 14:11:00  信息来源:新民周刊

    飞机4S专卖店真相

    目前有多少人预定了私人飞机?谁在买飞机?对于这些外界最关注的问题,西捷与天都均守口如瓶。

    7月22日,西捷飞机制造厂首先将3款小型飞机放在杭州近郊的广厦天都城公开展示,并与天都城方面高调打出国内首家“通用飞机4S专卖店”的招牌。

    “我们在天都城设展厅并不是靠卖多少架飞机来挣钱,而是想让更多的人了解小飞机的构造和飞行原理,推动私人飞行的发展。”8月3日,西安西捷飞机制造厂董事长许伟杰对记者说。

    这家飞机专卖店甫一亮相,引来各界关注,有人称它的出现拉近了中国民众与航空飞行器之间的距离,也有人说,作为“奢侈品”的私人飞机在中国内地上天受限难成气候,富人们不如花钱多做慈善。

    私人飞机试水“专卖”

    广厦天都城距离杭州市中心约一小时车程,在这个新建不久的楼盘群落中,记者所见到的飞机专卖店的大门紧锁门可罗雀,陈列于展览大厅的3款两人座通用飞机颇显孤零。机师解释,此店仍在筹备阶段,如有客人前来,即可看样机。

    机师介绍,目前这里价格最高的罗特威162F直升机,估价在120万元,最高可飞至3000米,驾驶这种飞机要在航校经45小时飞行培训;其他两款通用飞机分别是固定翼超轻型飞机和动力旋转滑翔机,身价分别约为70万元与30万元,后者为澳大利亚原装进口,三角机翼似大型风筝。

    温州商人许伟杰旗下的浙江民营企业温州万鹏通用航空服务有限公司收购了西安一家飞机制造厂,之后组建成立了西安西捷飞机制造厂,这家厂位于西安阎良航空高技术产业基地。

    “西捷公司今年4月成立,我们设计的年生产能力为100架,目前生产了2架样机。我们与国外成熟品牌技术合作,研发出自己的品牌‘巡逻兵’系列。”许伟杰表示,目前所展示的飞机零部件来自美国、法国,在中国组装,组装的机师都来自国外。

    目前有多少人预订了这批私人飞机?谁在买飞机?

    对于这些外界最关注的问题,西捷与天都均守口如瓶。此前,对于飞机签单意向,外界有5架和20多架等不同说法。“我们对卖几架飞机不是很关注,主要是为开拓私人飞行市场”,类似回答成为挡箭牌。

    私人飞机向来是财富象征。2005年3月,杭州道远化纤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裘德道斥资6500万元向美国雷神飞机公司买下全球先进的私人公务机——“首相一号”,这位平时只穿便宜布鞋、每天和员工一起吃简单盒饭、喜欢给亲戚朋友送宝马和奔驰的富商因为购买私人飞机而声名大振。裘德道说自己购机,“一个是安全,一个是时间可以不受航空公司的限制,什么时候想走就什么时候走”。

    浙江天都实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旭飞承认,私人飞机“只能是一小部分人的选择”,购机者必然会考虑社会公众的眼光。许伟杰透露,对店内飞机有意向的人士“以老板为主,肯定是有经济基础的,但买飞机的人都很低调”,对于涉及炒作的质疑,他反问,“如果卖不了飞机,我们开个4S店干什么?”
   国际民航组织将公共运输航班客、货运输活动外的所有使用民用航空飞行器的活动定义为通用航空,一般意义上的通用飞机包括直升机、警用飞机、农用飞机及私人飞机。

    “不要说私人飞行仅仅是商人们自娱自乐的行为,通用航空器有很强的社会功用。”在王旭飞看来,私人飞机专卖店的出现是一个“新生事物的产生”,他介绍,目前一架100万元至200万元的小型私人飞机每小时飞行的运行成本为1000元至2000元左右,与一辆豪华轿车的运行成本相当,但私人飞机的快捷明显高于豪华轿车。

    一位业内人士补充说,这样的飞机还需缴纳2%至3%的保险费,此外,每年还需付出零件更换及设备损耗费用。

    如今一些汽车厂家竞相打出“4S”服务牌,所谓的4S店其实是一种以“四位一体”为核心的特许经营模式。飞机4S服务应包含整机销售(Sale)、零配件(Sparepart)、售后服务(Service)、信息反馈(Survey)。那么,这家飞机4S店能否为飞机购买者提供相应服务?

    对此,许伟杰承认,在维修与飞行培训方面,他们目前还尚未取得民航总局颁发的维修与培训资质,但他们可以委托有相关资质的企业进行维修,并可介绍会员到河南安阳航空运动学校、广州白云通航公司等专业航空培训学校学习飞行,“天都城通用飞机销售服务中心起中介服务的作用,厂家将会24小时服务”,他许诺。

    他雄心勃勃地宣称,目标是要发展“2万名飞行会员,这些人并非都拥有私人飞机,但肯定是未来的重要目标客户”。

    许伟杰其人

    在天都城的办公室里,通用飞机专卖店运营的关键人物许伟杰的声音略微嘶哑,满脸倦容,他戏言自己近日仿佛成了“飞机销售员”,每天的睡眠时间不超过3个小时。

    2000年,许伟杰从浙江师范大学美术设计专业毕业,两年后赴湖北创办长兴工业园。在媒体的报道中,这位瘦削的年轻温州商人颇具争议。

    一种看法是许伟杰对航空情有独钟。1993年读高中时,许伟杰就是温州航模队队员,1995年他参加全国航模比赛,又参加了在浙江举行的全运会青少年航模比赛。

    许伟杰告诉记者,他“非常爱好飞行”,但因诸事繁多“现在很少飞行”。许曾拥有一架美国“赛斯纳172R”轻型4座飞机,估价约为17万美元,此前他在东方航空培训中心拿到了4座轻型飞机的驾驶执照,花费8万多元。当记者问起这架飞机,许伟杰说已经卖掉了。

    2005年,许伟杰筹建了主要由温州富商组成的“乐清飞行总会”并进行试飞活动,称旗下温商会员集体预订39架私人飞机,最贵一款价值6000万元。

    这个声势浩大的富豪购机潮最终并无下文。对外公开承认购机的只有浙江一开集团董事长屠昌忠,他花费400多万元预订了一架罗宾逊R22直升机。

    对此,许伟杰解释,温商集体购机的过程中,他只是作为中介服务者,“我介绍飞机厂家跟这些老板面对面接触,有些人是跟厂家交了定金,最后有没有执行我不是很清楚,但我知道有十几架飞机到了温州,有12架在千岛湖等地飞行。由于空管、起降点的限制及怕麻烦等原因,会员都很低调。”
此前“乐清飞行总会”的合法身份未明,温州的机场征地问题也曾引发诸多质疑,许伟杰此番表示,“温州乐清的起降点建设一直没有完成,现在还只是一块临时飞行场地,没有完善,只是一块空地,地没批,只是租的”。

    对于所产飞机的安全问题,许伟杰表示,目前展出机型的价位在私人飞机中属于较低档,自然不能与富商王斌的EC120B直升机相比,“它们类似于机械行业中的摩托车”,他表示,“技术方面肯定可靠,我们选的都是国外飞了几十年的老机型,相当于国外厂家的生产分线;我们的飞机都有保险公司的保险;有几款是体育航空运动型飞机,属于限制类飞行器,不需要上牌照(适航证)。”

    许伟杰介绍,中国的现状是,很多小飞机没有适航证。

    上天落地不容易

    “在空域没有开放的条件下,私人小型飞机需得到部队、民航等部门的批准才能飞行,并且目前的起降点也太少。”许伟杰说。

    给记者展示幻灯片时,许伟杰对停放着几排小型私人飞机的美国一处起降点很神往,“如果以后我们的飞机也能这样自由起飞和降落就好了。”

    美国1978年就对私人飞机开放了3000米以下空域,现在全世界总共有私人飞机约31万架,其中约20万架在美国。目前中国大陆拥有私人飞行驾照者超过300人,私人飞机的总数约在70架左右。

    “除民航外,大大小小、各种用途的飞机全部加起来,中国的通用航空飞机不足500架。”许伟杰说。

    目前在中国内地,私人飞行首要面临的问题是天难上,因为天空全部归特别部门管制,民航班机和运输机也只是在向管制部门申请后,取得了部分固定航道而已。与民航飞机不同,通用飞机的飞行高度集中在3000米以下的低空,多以1000米左右为主。

    现实是,直至2003年5月1日出台的《通用航空飞行管制条例》,才首次放开对私人飞机的上天限制。私人飞机在规定的范围内飞行,必须完成几道程序:提前一天向有关方面报告飞行的时间,使飞行列入计划;飞行前的一到半个小时内要再向有关方面通过有线联络报告一次;飞机升空后,又要向航调和航管部门报告;等飞机完成飞行滑回机库,又要报告一次。

    在这种情况下,委托航空公司代办私人公务机的飞行业务是现今较为成功的运营模式,但费用也随之增加,例如,裘德道以每年200万元的托管费,请海航金鹿公务机公司为其解决“首相一号”的停靠与航线申请等问题,“首相一号”目前每年的飞行时间约为200个小时。

    “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空域开放为必然趋势,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王旭飞对现实表现乐观。

    但现实仍然路漫漫。一个戏剧性的事件是,一个月前,浙江王斌装饰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斌非常低调地在《浙江日报》登出转让公告,期望低价转让8个月前购买的耗资1800万元的由欧洲直升机公司生产的EC120B直升机——该机价格为1200万元,另外600万元用于支付配件及相关工具费用。8月5日,王斌告诉记者,目前已有几家国内外团体及航空公司欲以约1000万元的价格购买他的这款直升机。
王斌自称是一个“敢冒险的人,任何事情都想做到前面”,在他的设想中,自己能够乘坐私人专机往返于浙江义乌与福建邵武生产基地,并用专机接待重要客户。而现在,王斌不得不慨叹现实与个人预期严重不符,来自空管政策的限制让他无法自如使用直升机,“截至目前,我的飞机从来没从义乌飞到过福建邵武,因为福建与义乌分属两个不同空域;我只在义乌和东阳上空飞过几圈,玩玩可以,飞行时间总共不过36小时。”

    不能用作商务飞行,王斌的私人直升机就成了一个“大玩具”,即便把它租出去也不容易,“比如,有电视台本来想租飞机,但手续很难办”。购买飞机之前,王斌曾向航空公司、直升机公司、空管部门咨询过,“他们都说很方便,但我没想到跨空域的飞行手续会这么麻烦!”

    更为重要的是,王斌要直面社会公众的审视,他坦言,“买了飞机后,社会舆论认为我高消费、摆阔,大家感觉我很有钱,都来找我,反而负面效果更大。”

    此外,私人飞机的降落也是摆在眼前的难题,小型飞机对起降点有严格要求。王斌透露,他们在福建与义乌的工厂都已预留出几亩地,基本建好了起降点的框架,但他们的“起降点申请材料申报上去,后来就没有音讯了”。屡次碰壁,让如今的王斌“听到飞机就头疼”。

    许伟杰表示,一些飞机拥有者的苦恼还包括,不断有人想免费体验飞行,也给他们造成一定接待压力。

    无序的飞行

    私人飞机实际包括几种形式,一种是严格意义上的私人飞机,飞机拥有者往往出于飞行爱好,像驾驶私家车一样驾驶飞机,用于短距离飞行。目前的国产轻型飞机就属此列,其中最便宜的是北航生产的蜜蜂系列,价格在15万元至32万元;石家庄飞机制造厂生产的小鹰500轻型飞机,价格为199万元。

    第二种是公务机,多数雇用航空公司的飞行员来驾驶,主要用于商务用途,可长距离飞行,售价也更昂贵。比如,一架美国雷神“豪客850XP”市场售价为1420万美元,最多载客10人。

    私人飞行的安全性也备受关注,就在今年4月8日,有“中国农民第一飞”之称的谭成年驾驶一架“蜜蜂四型”小飞机在山东坠机殒命。一些飞行专家表示,出于对安全性的担忧,中国低空至今仍未对私人飞机开放。

    1995年5月开始实施的《民用航空器运行适航管理规定》规定,“航空器运行时,必须携带现行有效的国籍登记证、适航证和无线电电台执照原件”。

    制造有人驾驶飞机的最大问题在于,如何取得国家民航总局的适航证。但由于目前国家相关的政策不是很明朗,要取得适航证很难,国内民企飞机制造商取得适航证的暂时还无先例。

    一位业内人士用“无序飞行”四个字来形容国内私人飞机市场现状,“无序”主要体现在“没有正式的机场与没有试航的飞机”。

    一个空白是,民航的飞行标准法规体系框架已基本形成,但目前这些法规中还没有专门涉及低空私人飞行的规定。王斌希望,低空空域能够开放,相关部门也能为私人飞机的飞行与收费等问题制定一个专门法规。

   尽管国家民航总局120号令《一般运行和飞行规则》中提及,对符合空机重量小于116千克等条件的由单人驾驶、仅用于娱乐或体育活动的超轻型飞行器,可不再要求驾驶者一定具有航空人员执照、飞行器具有适航证,但每次起飞前仍需提交空域申请。

    今年4月,民航总局总飞行师于振发对外表示,民航总局根据国际通行做法,正在为解禁低空私人飞行进行技术验证,他透露,民航总局已提出“高度设定管制、报告和监视3类低空空域”的空域划设改革构想。消息称,介时,电影中个人驾驶私人飞机飞行的场景不久将在中国变成现实。但此后民航总局相关负责人专门指出,空域属于空军监管,民航总局无权独家解决低空私人飞行的管理问题。

    国家体育总局航空运动管理中心副主任申海青此前称,目前国家正在广东和东北两个城市尝试600米以下简化空域申请手续,但申海青也表示,“轻型、超轻型飞机成为交通工具,恐怕近几年不太可能”。

    许伟杰表示,他正向有关部门争取浙江也成为其中一个试点省份。

    并且,属于民间社团性质的AOPA(中国私人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将在今年9月挂牌成立,许伟杰期望通过已获国家民航总局批准的AOPA来求解目前中国内地私人飞机报飞困难及无序飞行的难题,“今后由AOPA出面向空管部门申请飞行,将比老板的个人申请更为便捷,至少我们知道他们的办公室在哪里”。

原文时间:

原文地址:07-10-25/14110040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