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详细

旅游开发与文化可持续发展模式研究

发布时间:2007-4-1 17:20:00  信息来源:

    国秀网   作者:任文举
    文化是旅游者的出发点和归宿点,是旅游景观吸引力的源泉,是旅游业的灵魂,渗透在现代旅游的各个方面。旅游经济是一种文化经济,以经济为基础,以文化为主导。科学合理的开发模式能够实现民族文化可持续发展和旅游开发的良性互动,国内外不乏成功范例,如日本对茶道、相扑等传统文化的开发与保护;美、加对唐人街的保护;云南丽江东巴文化保护等。

一 文化多样性发展要求保护西部民族地区文化生态

(一)文化多样性提倡文化生态系统的完整性

1、文化多样性是文化发展自然属性的客观存在

不同民族在不同时代、不同地区逐步形成了各具特色的文化,在世界范围内呈现出丰富多彩的文化与文化格局。文化只有多样性才有生命力,就如同生物多样性对于生物界那样必不可少。文化多样性作为经济社会发展和人类文化进步的动力,要求文化交流融合而不是同化,提倡不同文化间和谐共处,促进异质文化的保护和开发。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制定了一系列文化保护公约,如《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保护传统文化和民俗的建议》,《世界文化多样性宣言》和《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国际公约》。

2、文化是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

文化是经过人类有意无意加工制作出来的东西, 是由物质、行为、语言和符号、规范和社会组织、精神等要素构成的有机生态整体。文化生态是指文化的生成、传承、存在的生态状况,生态性是文化的重要特征。文化来源于自然又作用于自然, 文化与自然相互作用、相互制约、相互影响。生态系统包括自然生态系统和文化生态系统两个密不可分的子系统。文化生态系统由四部分组成: 特定环境的自然无机物和自然有机物, 人造物和人类,各组成部分之间存在着互相制约,互相促进的对立统一关系,如图1。文化生态系统内部又包括物质文化生态系统、制度文化生态系统、行为文化生态系统、精神文化生态系统等四个子系统,如图2。文化生态系统通过人类的活动实现内部物质、信息、能量的流动及与外部的交流,促进文化生态系统的良性循环。

(二)西部民族地区拥有丰富的文化生态旅游资源

民族文化生态是各民族在千百年的生产生活实践中经过不断的沉淀、积累起来的生活习惯、风俗观念、宗教信仰、生产技艺、文学艺术等各方面的总和系统,是一个民族集体创造共同享有并世代传承的生活文化样式。由于特殊的历史传统、地理环境和风俗习惯, 西部少数民族在历史长河中创造了大量宝贵的、独具特色的文化旅游资源。西部民族文化生态系统的内容如表1。截至2001年底,在西部地区拥有的12处世界遗产中, 有一半分布于民族地区;7 处联合国“人与生物圈”自然保护区中有6 处位于民族地区;贵州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和西藏是世界乡土文化保护基金会授予的全球生态文化保护圈,被称为世界最大的民族博物馆。西部地区自古就是我国少数民族集中区域,西部旅游资源富集区与民族地区存在明显的空间重合性,因此西部旅游开发主要就是民族地区的旅游开发。

物质文化 生态系统: 民族文化的一般物化表现,包括:民族历史遗存遗迹、民居建筑、服饰、饮食、生产生活用具及工艺品等物质形态。

制度文化 生态系统:民族文化的规范化,包括:宗教制度、宗族制度、道德及约定俗成的规范等制度形态。

行为文化 生态系统:民族文化的行为外化与活化,包括:民族礼俗、民风、民俗、行为举止及宗教仪式等行为形态。

精神文化 生态系统:民族文化的源头与本质,包括:民族精神理念、价值观念、心理素质和宗教信仰等精神形态。


(三)文化可持续发展是西部民族地区旅游开发的迫切要求

随着人们生活文化水平提高,旅游者的文化旅游需求日益增加,不断追求文化碰撞与互动的体验。西部民族地区丰富的文化旅游资源及其多重特性,正好迎合这种特殊的旅游需要,能够满足旅游者“求新、求异、求乐、求知”的心理需要。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促进了民族地区旅游资源优势更快地转化为产业优势和经济优势,将西部民族地区旅游开发提升到了一个新阶段。但正如Fox 所说:“旅游业像把火,它可以煮熟你的饭,也可以烧掉你的屋”,西部民族地区旅游大规模开发给民族地区造成多重影响,民族原生态文化遭到毁灭性的破坏,这是西部民族地区经济发展、旅游、文化可持续发展不得不正视的问题。

二、大规模旅游开发引起西部民族地区文化生态退化

(一)旅游开发导致文化变迁的作用机理

文化变迁是随着时间推移,在内外因素作用下,通过文化内部的整合而出现的为人们所认可,有别于过去的文化形态,是—个动态的概念,表现在物质、制度、行为和精神等文化生态的改变。促使民族地区文化变迁的外部因素有经济、政治和教育等方面的,其中旅游开发是当前西部民族地区文化变迁的主要外部因素。旅游开发的影响根据各类民众易受影响程度和旅游活动的强度而变化,旅游者及其携带而来的物能流与旅游地各主体要素的竞争与协调产生旅游地社会文化环境变迁的动力机制。虽然目的地居民与来自不同文化圈的旅游者发生的接触是短暂肤浅的, 但由于这种接触不断重复,可以在表层接触上产生“叠加效应”。西部民族地区原生态文化在内外因素作用下首先发生短期的漂移、涵化导致文化变化,其趋向是被同化、守旧或既未被同化也未保持原状的混乱状态。暂时的文化变化在长期的漂移、涵化作用下,逐步发展成为新的不同于以往的社会文化形态,实现民族文化变迁。

民族文化变迁是一个长期过程,受自身社会经济条件制约,不随人的意志而改变。在欠发达的西部民族地区,由于所处地理位置偏僻、交通不便、经济不发达, 社会文化变迁本来是缓慢的、渐进的,但由于大规模的旅游开发,旅游者大量涌入,这种缓慢的进程很快被破坏,取而代之的是急剧的、跳跃式的变化。旅游开发不断冲击当地的小农经济生产方式,经济基础变革必然会引起文化上层建筑的变化;当地弱势文化受到旅游者强势文化的示范作用影响,原住民会自觉、不自觉地将旅游者的行为方式、价值观念融入到自身的行为、思想中。

(二)旅游开发导致西部民族地区文化生态退化

长期以来,由于缺乏系统科学的理论指导,西部民族地区旅游开发过分注重经济效益,在促进少数民族地区经济发展、生活水平提高和民族文化传播与交流的同时,却带来了日益突出的消极影响,不但导致当地自然生态环境的污染破坏,而且导致当地文化生态的退化甚至是灾难性的毁灭,民族文化的独特性和多样性受到冲击,作为旅游吸引力的民族特色正在逐渐消失,严重制约了当地旅游业可持续性发展和文化可持续发展。

    1、物质文化异化

    旅游产品价值丧失。独具特色的的艺术品和手工艺品等旅游纪念品,因进行大规模开发和制作变成粗制滥造的产品,丧失其中所蕴涵的文化价值,造成了传统艺术形式退化。

历史文化古迹破坏严重。超负荷接待游客及游客破坏性的消费方式,城镇规划建设无视历史遗迹的文物价值和旅游价值,导致不少历史文化古迹、民族特色民居、村寨等破坏严重。

旅游文化氛围丧失。人造景观粗制滥糙,不考虑民族、地域文化特色,景观缺乏鲜明的文化脉络;对历史古迹或修旧如新,或在遗址简单仿制,失去景观的原有价值;现代化的高层建筑、宾馆、发廊、桑拿、加油站等设施与民族文化生态环境格格不入,破坏了景区的文化氛围;居民把住房改为店铺,商业区范围不断扩大,旅游地人文氛围被破坏;有些传统建筑已被钢筋水泥取代,许多传统的民族日用器具为新的现代生活用品所代替。

服饰、饮食等方面出现了汉化现象。年青人可能放弃传统服装而追求时髦的现代服装,外来各种菜肴和饮食方式被大量采用,少数民族服饰、发型、饮食等汉化的现象越来越严重,如摩梭人不时穿轻便灵巧的汉族服装,摩梭民谣与流行歌曲同时回荡在泸沽湖上。

    2、制度文化改变

政治结构受影响。旅游开发打破当地原有的封闭格局,在与发达国家、地区政治体制与制度比较中, 当地居民发现了本地区的政治结构和制度的差异及劣势, 从而产生了一些新的政治要求, 导致目的地政治结构变化。

教育结构和制度发生变化。旅游带来家庭收入提高,使人们有能力增加对教育的投入,要求对孩子进行更好的学校教育, 教育水平和层次将得到提高。社区将建立居民旅游教育培训机构或学校。

婚姻家庭结构发生变化。婚姻类型趋向多样化,居民的择偶范围扩大到包括游客在内的群体,外出工作的人愿意在外安家,当地少女也愿意嫁出村寨。妇女因就业在家庭中拥有更多话语权, 对传统的“男尊女卑”形成了极大挑战。

    3、行为文化变化

生产方式改变。旅游开发使得非农产业特别是第三产业就业人口大增,男耕女织的小农生产逐渐淡化,大多数青年和妇女都参与到现代旅游业的经济生产方式中来,不可避免会与来自外地的高薪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发生文化冲突。

某些民俗受到歪曲、丑化、亵渎。民族婚俗如瑶族“洞洞婚恋”和摩梭族“走婚”沦为赚钱手段,一些景点甚至打着展示民族婚俗的名义搞色情服务。把一些少数民族不愿意拿出来展示的文化要素搬上市场,如纹面、天葬和某些民族习俗,严重违反某些民族的禁忌习俗,伤害民族的自尊和宗教感情。有的民族村在设计、建造过程中存在严重违反民族习俗的现象。

人际关系改变。旅游开发导致过去以家庭为单位的缺少协作的经营方式也不得不改变,人际关系在经济利益之上开始重构,更多地溶入经济因素,人际感情变得疏远。民俗有偿服务趋势严重,有时还有质量问题、服务问题,甚至出现抢劫、卖淫、嫖娼、赌博等不良风气。

    4、精神文化变质

传统价值观退化。热情好客、忠诚朴实、吃苦耐劳、重义轻利

原文时间:

原文地址: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