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详细

名仕男人雪茄全攻略

发布时间:2007-11-19 13:29:00  信息来源:新浪


 只要你足够有钱,雪茄这东西简直妙不可言:既可以拿出来表明身份地位,也可以用来怡情养性、享受生活中独处的乐趣。所以,拜伦会说,“给我一支雪茄,除此之外,我别无他求。”雪茄是名仕最招摇的名片,但如果你还不是名仕,不要紧,跟着我们的文章了解一下雪茄吧,那会让你看起来更像名仕,或至少,让你有了与他们的一点谈资。
   每一口雪茄都含有20倍于香烟的氨气,5倍于香烟的镉和无法衡量的植物的刺激,还有加勒比海的热情、西班牙雪松木的凛冽和隐约的巧克力香气。当你用每分钟一口的速度让雪茄明亮一次,再用这些烟雾把身体完整的笼罩其中时,你会决定篡改一句台词:There is no world outside smoke screen。


  你不可能一边抽雪茄一边看书、写作、搓麻或者聊天—雪茄,是个需要你郑重其事的大家伙。它硬实又充满弹性,握着这个表面圆滚的东西,你能感受到它在血脉喷张。它的叶脉朝向你,你能依然感受到他的脉搏,它还活着。它是你身体的一部分,握着它的感觉有时如同握着自己的阳具—至少它们具有相同的灵性——足够成熟的男人甚至可以吸出那个卷搓它的古巴女人是性感还是哀怨,是欲望勃发还是冷静沧桑。
  这么说很是煽情,乃至于出现了雪茄的敌人—愤青和小资:一种认为雪茄做作和复杂而拒绝雪茄,如同男人拒绝风情万种的女人而接受更亲切的那一个;另一种认为雪茄是张镀金名片,于是总是把它们装在深色的男人味十足的牛皮雪茄套里,如同他们立志要征服首席交际花,以此来证明自己的能力和魅力。
  愤青的基本定理是:谁比谁高尚多少。于是他们自认为人类意志的最高限,除了他们宝贵的激情。他们讨厌一切与完美、信仰、追求、自省等与美好或者高贵有关的行为和事物,他们有的只是他省,不停地醒悟他人的问题,失误和一切可攻击之处。他们讨厌巴洛克风格的家具,讨厌皇室咖啡,讨厌复杂的刀叉规则而不管它们是不是真的美丽或者有趣,只要这些东西不为他们所知又充满身份感,他们就要攻击,所以他们想当然的反感雪茄,反感那个漂亮的雪茄剪、长长的雪茄专用火柴和精致的褐色雪茄吧。所以,不管那根植物棒燃烧的味道是否比他们口中的骆驼好,他们都会无条件的拒绝。
  而小资的基本定理是:流行趋势就是圣经,所有新鲜事物一旦有了小资作拥趸,就变得仪式化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东西只有一点—“范儿”,用来服务于最终目的—炫耀。
  但是无论怎样,我还是想用自己喜欢的方法对待雪茄,吸过之后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它—我先用牙齿咬掉雪茄帽,粗暴地撕掉雪茄烟标,然后一大口一大口地吸,不管它来自洪都拉斯、多米尼加、古巴还是四川安南,细心体味它们的不同,不管它们的名字叫大卫杜夫、金丝雀、还是Cohiba,只来用心灵操纵的味蕾去感知其中的辛辣、醇厚、橡木的清香与巧克力的黑甜。
  不要因为任何原因亲近或拒绝雪茄!终究,那袅袅的蓝色烟雾的飘舞升腾不为别人,只为你自己。
  名仕版雪茄客
  目前,在中国大陆,消费雪茄的大致有3种人:一种是那些以前喜欢摔“路易十三”的人,现在不流行摔酒瓶了,改玩雪茄;一种是平时从来不在公众场合吸烟的人,却在家里备有琳琅的器具和各种标明了年份的雪茄。“对不起,我不吸烟,只抽雪茄”,一句话就把自己和普通民众划清了界线;第三种人不一定收藏雪茄,也用不着夸富。通常他们只买固定牌子且是手工特制的雪茄,不会去用那种价值过万元人民币却只能装一支的雪茄盒,但他的上衣暗袋处很可能会有一个可以插3支雪茄的特制暗袋。不论是谁,都请坐到东方君悦大酒店的雪茄吧里,请这里的专业人士打开雪茄盒,一步步地演示怎样优雅。

原文时间:2007-11-19 13:29:00

原文地址:

【关闭窗口】